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调查追踪 >> 内容

安徽:黄山温泉水引来金凤凰

时间:2020/9/14 17:08:40 点击:

  题记:“谁欺负投资者谁就是犯罪”很多县市为了招商引资这张“名片”吸引进来多少内资和海外资金?当这些投资者怀揣着“投资梦”的时候,发现“他们的初心被谁吃了”

  ———香港信恒集团东莞联华集团被黄山市政府和公检法联手“迫害”的新闻调查

  你曾经告诉我外边风雨很大/可是风风雨雨过后,就会天大地大/你说人在路上心里总有牵挂/为了那个梦你送我出发/你在慢慢看着看着我长大/可一转身却看见你洗尽了铅华/你脸上的皱纹就是你想说的话/你说人生满头白发/梦觉得繁华/我的父母叫联华,你陪我长大/在那未来的路上陪着我风吹雨打/我的父母叫联华,你陪我长大/在那未来的未来让理想开花,让理想开花

  这首歌是著名爱国港商香港信恒集团有限公司和东莞市联华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和实际出资人廖翊畅作词的《我的父母叫联华》在这首歌里表达了港商廖翊畅虽然身居香港海外却情系家乡和大陆:是小溪就要汇入生命的大海/是音符就要融入时代的主旋/是一奶同胞的联华国际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就要情系大陆建设而“一心情似海感动天地间”。

  这位廖翊畅从1993年以来用他创办的企业平台践行大陆政策、法律法规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爱国爱港”:没有违背四项基本原则、没有参与藏独、台独、疆独、蒙独和参加过任何暴恐势力和“黑恶势力”,是品德高尚、凝聚实干,为香港和大陆持续性投资交纳税收、安置职工的积极向上的企业家。他本人系香港明星足球队的名誉领队、广东省惠州市在港统战对象,多次协助香港的竞选活动,多次参加慰问驻港部队,积极参与贵州的精准扶贫。

  在向云南省军区捐资修葺对越自卫反击战烈士陵园竣工仪式上,这位爱国爱岗的伟大企业家泪水长流:在战争年代我们的军人在咆哮声中冲锋陷阵、在呐喊声中英勇献身、在爆炸声中无私殉国,用血肉铸成了长城换来了光辉灿烂的新中国。革命的建设胜利来之不易,廖翊畅郑重承诺:用毕生精力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为支持内地经济建设,繁荣香港经济,维护香港社会稳定和“一国两制”作出了应尽的努力和贡献。

  但令廖翊畅万万没有想到的是:2018年8月29日,这位爱国爱岗的港商,带着巨额资金分批次向安徽省黄山市投资的大善人却被黄山市警方和检方迫害深陷刑事追诉之门,黄山市黄山区人民检察院在他没有到案的情况下,以“涉嫌挪用资金罪”黄区检侦批捕(2018)69号《批准逮捕决定书》正式做出对他的逮捕决定并上网通缉。

  挪用资金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规定,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人,数额较大、超过3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3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的行为。本罪的前身是1995年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颁布的《关于惩治违反公司法的犯罪的决定》中第十一条所规定的公司、企业人员挪用单位资金罪。

  本罪在主观方面只能出于故意,即行为人明知自己在挪用或借贷本单位资金,并且利用了职务上的便利,而仍故意为之。挪用本单位资金的行为,有一般的挪用本单位资金的违法违纪行为和挪用本单位资金的犯罪行为之分。区分二者之间的界限。

  东莞联华的公司向记者介绍:黄山市政府、职能部门和公检法“多措并举”:刑事在前民事在后打击我公司和廖总、主要负责人,在刑事方面将我公司管理人员11人没有犯罪事实错误拘留、错误逮捕、强迫“认罪”,在民事方面压迫法院虚假诉讼,利用审判权强迫公司解散,性质实在卑鄙。

  虚假诉讼是法律名词,就是打假官司,是指当事人出于非法的动机和目的,利用法律赋予的诉讼权利,采取虚假的诉讼主体、事实及证据的方法提起民事诉讼,使法院作出错误的判决、裁定、调解的行为。与“恶意诉讼”有相似之处。

  公司解散是指已经成立的公司,因公司章程或者法定事由出现而停止公司的对外经营活动,并开始公司的清算,处理未了结事务从而使公司法人资格消灭的法律行为。根据公司解散是否属于自愿,公司的解散事由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任意解散事由;另一类是强制解散事由。

  9月10日,记者在东莞市联华集团有限公司,在该公司大楼内虽然有几位零星的员工值守,但可以看出没有任何生机,记者现场随机打招呼,他们都是满目愁云?

  经过努力记者见到了联华控股集团董事局***(不愿透露姓名担心打击报复):我是联华集团董事局**,旗下联华国际控股集团创立于1993年9月,系中国投资协会常务理事单位,全国企业文化建设先进单位。经过22年的发展,联华国际“一年一个新变化,年年都上新台阶”,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综合性跨地区跨行业的多元化国际集团,下设联华地产集团、联华实业集团、联华旅游集团等三大子集团,在职员工2500余人,累计解决5万人就业。我本人系全国青联委员、中国投资协会常务理事、民营投资委员会副会长,共青团中央“为了山里的孩子”文化发展中心副主任。联华就是品质。联华国际立足房地产、旅游酒店、实业投资、文化产业,不断创新经营模式,经过22年的辛勤耕耘,现已具有优质精品、忠实客户、国际风格和文化理念相结合的企业综合竞争力,产业遍布全国12个省(市、区),旗下拥有42家项目公司,在迪拜、鹿特丹、马德里、中国香港、澳大利亚等设有国际业务办事处。

  陪同该董事局**的一位女士(不愿透漏姓名经录音整理):我公司通过公众平台获悉安徽省黄山市有温泉资源,而黄山在中国很有名气“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通过我公司踏勘调研和接洽知道黄山市政府招商引资的用意是真实的,而黄山温泉资源优质良好,仅温泉水就15处,其中被称为黄山“四绝”之一的汤泉又名朱砂泉,水质以含重碳酸为主,无硫,从唐代以来就持续性开发享誉千年,邓小平在1979年7月12日亲临黄山并挥毫写下“天下第一泉”.

  正是这样的黄山市政府的邀约和实地考察坚定了廖总在大陆投资的坚定信心。

  该女士悲愤的说:2004年底,安徽省黄山市黄山风景区管委会和黄山旅游公司(以下简称统称合作方)因其辖下的黄山温泉风景区长年经营亏损、设施设备陈旧而无力改造,故决定就温泉改造项目对外招商引资。在此背景下,我司与东莞市联华集团有限公司(以下将该二公司统称“我方”)与合作方合资成立黄山温泉风景区联合旅游管理有限公司开发黄山温泉项目,我方是大股东约占75.54%股份(香港信恒59.26%,联华15.28%),合作方黄山旅游是小股东占约25.46%股份。并由我方的关联公司(香港恒建)对合作项目进行整体承包开发经营,承包公司每年向黄山旅游缴纳固定回报。合作十多年来,我方在该项目的投资总额达5亿多元人民币。由于合作方多次违约、毁约造成累计经营亏损达2亿多元人民币。近三年来,受合作方非法干预造成直接经营损失超过1亿元人民币。

  随行的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说:这是一起黄山市委市政府党政领导、政府有关部门、公检法利用公权力和刑侦手段、诉讼和审判手段非法越权、滥权,渎职干涉涉港合同纠纷、商事纠纷的重大案件。本案是一起明显的对港商进行打击迫害,践踏投资环境、蔑视与港商之间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港商利益也就是投资者利益受损失如何加强监管的涉及“依法治国”和“反腐败”的重大问题?

  该女士进一步说:我方与合作方投资协议是50年的长线投资,涉及到短期的基础设施拆改建;二期扩建配套设施完善和《温泉采矿证》的续展,2016年,在项目即将进入投资回报期之际,黄山旅游公司以国有资产流失等为借口,不顾当初招商引资的承诺,无视我司前期所付出的巨额代价,企图低价甚至无偿收回黄山温泉项目,强占我司投资成果。黄山风景区管委会、黄山旅游公司新任领导主张黄山温泉公司签订的一系列合作协议均属无效,单方毁约。成立了由当地纪检、公安、审计、建设、工商、税务、国资、宣传等职能部门组成的专项工作领导小组,采取行政执法、商事仲裁、民事诉讼、刑事控告等强制手段进行干预。先以“莫须有”的罪名追究我方管理人员的刑事责任,对我方高管共11人实施抓捕;同时,强行扣押黄山温泉公司的印章及重要财物(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扣押印章11枚已三年至今未归还);收回温泉水开采经营许可权等各种强制手段,迫使黄山温泉公司经营陷入困境。

  2016年10月,黄山旅游公司以黄山温泉公司陷入经营管理严重困难为由,向没有涉外(港、澳)商事案件管辖权的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黄山中院”)起诉请求解散黄山温泉公司。黄山中院在明知其没有涉外(港、澳)商事案件管辖权、明知黄山温泉公司不具备解散条件,而违法管辖【案号(2016)皖10民初58号】、违反诉讼程序、迅速审理并违法判决解散黄山温泉公司(2016年10月下旬立案、11月8日开庭,2017年1月作出判决)。黄山温泉公司不服上述一审判决,于2017年初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安徽高院”)上诉【案号(2017)皖民终335号】,安徽高院虽然明知该案一审在程序和实体上均存在重大错误,并极力拖延审判程序(2017年初上诉,二审立案后一年多的2018年10月才开庭,开庭一年多后的2019年11月才作出二审判决)。在历时两年多严重超审限期后,安徽高院最终屈从了地方权力的干预,最终还是判决维护黄山中院的一审判决。

  本案已经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再审

  9月10日晚记者从深圳机场飞赴安徽省黄山进行现场踏勘.....黄山温泉位于安徽省黄山风景区温泉景区小补桥南。黄山有温泉15处,其中被称为黄山“四绝”之一的温泉(古称汤泉),又名朱砂泉,有两个出入口。温泉水质以含重碳酸为主,无硫,自唐代开发以来,享誉千年。温泉位于紫石峰南麓,汤泉溪北岸,海拔650米,温泉主泉泉口的平均温度为42.5℃,副泉泉口水温为41.1℃,水温还随气温、降水量的变化而变化。温泉的流量原池昼夜最大流量为219.51吨,最小流量为145.23吨。

  11日上午9时蹒跚着来到黄山温泉,整个山体树木环绕郁郁葱葱,经过香港信恒和东莞市联华集团不懈的开发和努力,宾馆、餐饮、温泉及相关配套设施已经初见规模。

  黄山温泉公司陪同的己方人员介绍说:2015年下半年起,东莞联华在东莞市政府主导下进行重组,合作方担心其在重组谈判及权益安排中会处于不利地位,即提请当地相关部门直接介入,在取得黄山市政府某些领导的支持后,采取了包括动用行政执法、商事仲裁、民事诉讼、刑事控告等强制手段进行干预。2016年起,合作方新任领导以上述合作存在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为由,称十多年前签订的系列合作协议均无效,要求我方在合作条件上作出重大让步,被我方拒绝后,合作方便单方面擅自毁约,其上级主管领导和相关部门即召开专门会议,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地粗暴干涉、打压、甚至迫害合作投资商。成立了专项工作领导组,涉及纪检、公安、审计、建设、工商、税务、国资、宣传等职能部门。先是以“莫须有”的罪名追究我方多名管理人员的刑事责任,采取扣押查封合作公司印章及财物,收回合作核心资产温泉开采权等强制措施,随后又披着民事诉讼的合法外衣,裹挟当地法院判决解散合作公司、解除国有土地使用权租赁合同。使我方来多年来的巨额投入和苦心经营成果面临着灭顶之灾。

  2016年10月16日,黄山旅游向黄山风景区公安局报案,称黄山温泉公司法人(黎润培)涉嫌“抽逃注册资金”,黄山风景区公安局即立案为“10.16”专案并成立专案组侦办。因“抽逃注册资金罪”罪无从谈起,黄山风景区公安局遂自行将该案改为“骗取贷款罪”,后又改为“挪用资金罪”。黄山风景区公安局立案后,随即将温泉合作公司共计11枚印章及全部重要财务资料收缴(已扣押近3年至今未归还)。将管理人员包括在内共11人列为犯罪嫌疑人,并实施抓捕。目前,除本人之外,其他10人都已“归案”,最早于2016年10月18日归案的8人当中,在被迫认罪并承诺放弃申诉、上诉的情况下,有5人被黄山区检察院免于起诉【黄山检刑(2017)7号至11号】,3人被黄山市黄山区法院按宣判前实际羁押天数判处有期徒刑【(2017)皖1003刑初91号刑事判决书】。另有2人迫于压力于2018年年初去投案自首,目前取保候审已过。

  本人于2018年8月30日被黄山市黄山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黄山风景区公安局将网上通缉。

  联华集团法律顾问***释义:安徽省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6)皖10民初58号《民事判决书》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17)皖民终335号黄山温泉风景区联合旅游管理公司与黄山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东莞市联华集团有限公司、新恒集团有限公司解散纠纷一案是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理由是本案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程序严重违法,因为本案解决分歧的途径已经书面约定“凡涉及合作事宜(包括公司解散)等纷争协商不成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一审答辩期间,黄山温泉公司就人民法院主管本案提出异议,而一审法院对此拒绝作出裁定,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2.一审法院对本案行使管辖权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具有第一审涉外商事案件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的区域管辖范围进行调整的批复》[(2015)民四他字第27号]规定。3.一审法院将黄山温泉公司的两大股东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列为本案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剥夺其相应的诉讼权利,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4.一审法院未向信恒公司送达有关法律文书即缺席审判,限制和损害信恒公司的诉讼权利,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5.一审法院遗漏了有利害关系的合作参与方黄山市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和黄山温泉风景区恒建旅游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山恒建公司)。二、一审判决解散黄山温泉公司违反了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1.一审审理时黄山温泉公司正处于承包经营状态,经营管理并未发生严重困难,且公司已由承包方投入资金7亿余元,而其资产负债率仅为7.5%2.黄山温泉公司继续存续不会使黄山旅游公司受到重大损失。根据《合作公司承包经营合同》约定,黄山旅游公司不参与黄山温泉公司的管理经营,每年收取约定的承包金,而承包方从未拖欠过黄山旅游公司的承包金。3.本案也不存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通过其它途径不能解决的情形”。祥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愿意以债务承担的方式受让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在黄山温泉公司的股权,已于2016年7月29日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书,并开始部分履行,但因黄山旅游公司阻碍,该协议书被迫中止履行。

  三、黄山旅游公司违反了契约精神及诚信原则,其诉讼请求不应被支持。1.黄山旅游公司诉前即宣布2004年以来其与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签订的《中外合作经营合同》《合作公司承包经营合同》均无效,明显单方毁约。2.黄山旅游公司履行合同中存在违约情形,其试图通过解散公司以逃避违约责任承担3.黄山温泉项目系长期投资项目,黄山旅游公司在项目即将完成投入、进入收益期时,竟以当初系“假合作”为名要求解散公司,显然不应被支持。

  一位熟悉东莞联华内情的人员说: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就包括“凡因执行章程所发生的或与章程有关的一切争议,如协商不成解决,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这就表明一审法院不具备地域管辖权。

  记者随即调取了该一审判决(2016)皖10民初58号《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节录):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05年3月14日,黄山旅游公司与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签订《中外合作经营合同》约定三方出资在安徽省黄山市设立合作经营的黄山温泉公司,公司组织形式为有限责任公司等。同日,三方制定公司章程,明确公司经营规模是黄山温泉风景区51.4公顷的土地范围内所有可利用的土地资源、温泉水资源、景区景点和旅游资源,注册资本6267万元,其中东莞联华公司现金出资1128.06万元,占18%;信恒公司现金出资3258.84万元,占52%;黄山旅游公司以温泉水50年独家开采经营权、黄山桃园宾馆、黄山温泉大酒店、黄山宾馆、黄山轩辕饭店、黄山风景区影剧院、黄山对外文化艺术中心及相关配套设施(不含负债)等作价1880万元,占30%,经营期限50年公司设董事会,董事会是公司最高权力机构,由7名董事组成,其中东莞联华公司委派1名,黄山旅游公司委派2名,信恒公司委派4名,董事长由信恒公司委派,副董事长1名由黄山旅游公司委派,任期三年,经各方继续委派可以连任。董事会会议每年至少召开一次;经三分之一以上董事提议,董事长应召开董事会会议;召开董事会须有三分之二以上董事出席方有效。董事会会议决议,须经全体董事过半数通过,下列事项由出席董事会会议的董事一致通过,方可作出决议:(一)公司章程的修改;(二)注册资本增加或减少;(三)公司解散;(四)公司资产抵押。三方同意由信恒公司以向公司上交固定利润的方式承包经营管理合作公司,经营管理机构设总经理,代表信恒公司履行承包经营合同。凡因执行章程所发生的或与章程有关的一切争议,如协商不能解决,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

  经有关机关批准,并经黄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黄山温泉公司于2005年6月1日成立。2007年,公司注册资本增加至7384.5万元,持股比例变更为东莞联华公司15.28%,信恒公司59.26%,黄山旅游公司25.46%。

  记者对陈*(女,不愿透漏真实姓名)进行了采访:2016年11月,黄山市国土资源局向黄山市黄山区人民法院提起对黄山温泉风景区联合旅游管理有限公司(温泉管理公司)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也是有阴险目的,因为黄山旅游公司与东莞联华、信恒公司签订的合同经营期限50年,其目的就是利用“黄金温泉水的资源”,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确实开采温泉水需要《温泉采矿许可证》,也有7年延展审核的通例,在到期之前我方向安徽省国土资源厅继续审批延展,省国土资源厅答复你们还是到最初的申请地黄山市国土资源局审核黄山温泉采矿许可证的延展,我方按照要求递交同时省市国土资源局经过踏勘测量十项指标均为合格。采样按GB/T 11615的规定进行感官检验按GB/T 8538-2008中4.1的规定进行/温度的测定用精度为1℃温度计或测温表进行测量/矿化度的测定按SL 79-1994的规定进行/偏硅酸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35的规定进行/硫酸根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43的规定进行/氟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36的规定进行锶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24的规定进行/氡的测定按GB 16367-1996附录A规定的方法进行/总β放射性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49的规定进行浴用水卫生限量指标的测定/漂浮物质目测/尿素的测定按GB/T 18204.29-2000的规定执行菌落总数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51条的规定执行/大肠菌群的测定按GB/T 8538-2008中4.52条的规定执行然而黄山市温泉区国土资源局故意越权在黄山旅游风景区联合旅游管理有限公司报批“黄山温泉采矿许可证”审批表上滥用附属意见:该公司已经被法院判决解散,且法人因刑事犯罪被追诉,建议不能批准许可。

  黄山市国土资源局根据该“建议”做出了黄国土资函(2018)6号《关于责令停止开采地热资源的通知》记者电话求证了中国人民政法大学教授**(经录音整理):本案是一起黄山市党政领导、政府有关部门、公检法利用公权力以及刑侦手段、诉讼和审判手段非法越权、滥权、渎职干预涉港合同纠纷、商事经济纠纷的重大案件:性质严重、情节恶劣、手段残忍、后果影响极为重大的践踏和迫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和涉港企业家的重大案件,这是对社会主义法治的公然践踏,涉案的安徽省黄山市党政领导、政府有关部门、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一方面违背了《中国共产党章程》《中国共产党员纪律处分条例》《中国共产党员廉洁从政若干问题的解答的五十二个不准》1.禁止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谋取不正当利益;2.禁止私自从事营利性活动。3.禁止违反公共财物管理和使用的规定,假公济私、化公为私;4.禁止违反规定选拔任用干部;5.禁止利用职权和职务上的影响为亲属及身边工作人员谋取利益;6.禁止讲排场、比阔气、挥霍公款、铺张浪费;7.禁止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谋取私利;8.禁止脱离实际,弄虚作假,损害群众利益和党群干群关系。且重大违纪行为持续到目前“顶风违纪涉法”不收手不收敛,涉案的党政和司法官员践踏了中国共产党员的道德和操守;再一方面上述涉案人员利用刑侦手段、行政手段如审计、工商、建设、国资、税务、宣传等职能部门组成的专项领导小组通过行政执法、商事总裁、民事诉讼、刑事控告等强制手段打击迫害我方决策层(高管)11人没有犯罪事实的错误立案、错误侦查、错误拘留逮捕起诉和审判,黄山风景区公安局非法扣押11枚印章涉嫌重大违法。本案涉及到上述涉案人员对我方的破坏企业经营、枉法裁判、敲诈勒索、非法查封扣押冻结止付等系列犯罪,更存在着党政机关公检法对合作方的“保护伞”指保护某些人或某些势力的利益不受损害的力量。在反腐语境下,“保护伞”特指黑恶势力“保护伞”。

  本案是合作方利用民商事诉讼“黄山温泉公司与黄山旅游公司”、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解散纠纷”的方式和刑事控告我方高管“挪用资金罪”的方式达到占有我方巨额财产的犯罪目的。(2016)皖10民初58号《安徽省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7)皖民终335号《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是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的枉法裁判:本案一、一审程序和上诉审程序严重违法。1.案涉当事人已书面约定,凡涉及合作事宜(包括公司解散)等纷争协商不成应提交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一审答辩期间,黄山温泉公司就人民法院主管本案提出异议,而一审法院对此拒绝作出裁定,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2.一审法院对本案行使管辖权违反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同意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对具有第一审涉外商事案件管辖权的人民法院的区域管辖范围进行调整的批复》[(2015)民四他字第27号]规定。3.一审法院将黄山温泉公司的两大股东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列为本案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并剥夺其相应的诉讼权利,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五十六条规定。且二审法院没有做到尽职审查;4.一审法院程序违法未向信恒公司送达有关法律文书即缺席审判,限制和损害信恒公司的诉讼权利,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四项规定。5.一审法院遗漏了有利害关系的合作参与方黄山市风景区管理委员会和黄山温泉风景区恒建旅游资源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黄山恒建公司)。二、一审判决解散黄山温泉公司违反了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和第二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申请是完全错误的。1.一审审理时黄山温泉公司正处于承包经营状态,经营管理并未发生严重困难,且公司已由承包方投入资金7亿余元,而其资产负债率仅为7.5%。2.黄山温泉公司继续存续不会使黄山旅游公司受到重大损失。根据《合作公司承包经营合同》约定,黄山旅游公司不参与黄山温泉公司的管理经营,每年收取约定的承包金,而承包方从未拖欠过黄山旅游公司的承包金。3.本案也不存在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通过其它途径不能解决的情形”。祥源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愿意以债务承担的方式受让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在黄山温泉公司的股权,已于2016年7月29日签订了合作框架协议书,并开始部分履行,但因黄山旅游公司阻碍,该协议书被迫中止履行。

  三、黄山旅游公司违反了契约精神及诚信原则,其诉讼请求不应被支持。1.黄山旅游公司诉前即宣布2004年以来其与东莞联华公司、信恒公司签订的《中外合作经营合同》《合作公司承包经营合同》均无效,明显单方毁约。2.黄山旅游公司履行合同中存在违约情形,其试图通过解散公司以逃避违约责任承担。3.黄山温泉项目系长期投资项目,黄山旅游公司在项目即将完成投入、进入收益期时,竟以当初系“假合作”为名要求解散公司,是严重的通过民商事诉讼和刑事控告的手段以“解散公司”的错误判决达到侵犯优质品牌和巨额利益的犯罪行为。

  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国家主席习近平严厉指出:

  一、决不允许对群众的报警求助置之不理。二、决不允'许让普通群众打不起官司。三、决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四、决不允许执法犯法造成冤假错案。要以最坚决的意志、最坚决的行动扫除政法领域的腐败现象,坚决清除害群之马。

  近年来港商在大陆投资被当地政府侵权的事件已屡见不鲜,甚至已到了被郎咸平称为“触目惊心”的地步。目前已公布的事件包括“港商黄耀奇投资韶关遭迫害”、“港商张志良维权18年”、“港商孙天罡在美提巨额诉讼中国石化一审胜诉”和“港商叶子满遭番禺贪官迫害实录”等。目前,在维护港商合法权益方面存在一些漏洞,有些港商已试图通过内地司法程序解决纠纷,但效果却并不理想,内地法院在一些情况下存在判决有失公允、执行不到位等情况,而且通过区域性利益集团的干涉,更加剧了诉讼和执行的困难。在此种情况下,如何维护港商的权利值得在法律层面进行探讨和关注。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的国家战略;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推出“四个全面”,其中之一是“依法治国”;党的十九大提出“法律工作全覆盖”:要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备、富有效力、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践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治原则。这些党的方针政策对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的执法提起更高更严格的要求“错案追究制”“谁主办谁负责谁主管谁负责”,黄山市警方对我方的打击迫害以及黄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两级人民法院的枉法裁判性质严重、情节恶劣、后果影响极为重大。现在有大批的债权人、农民工和企业职工已经失去生活来源,随时有省会访和进京访的大火燎原之势。

  中国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中严厉指出:要保持反腐败的长期性、艰巨性和复杂性,保持高压态势,做到有腐必反,有贪必肃,抓铁留痕踏石留印,对腐败问题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绝不手软。

  扫黑除恶是指清除黑恶势力。黑社会作为和谐社会的一个巨大毒瘤,不仅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带来了极大的危害,而且也影响到了整个社会的繁荣稳定,人们无不对它咬牙切齿、恨之入骨。各地开展扫黑除恶专项行动,还社会安宁。来源:亚太时报

来源:http://www.haghj.com/opinion/6197.html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巨石新闻网(www.jscf8.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巨石通管局

  • 巨石新闻网 版 权 所 有,信息来自网络,如有不实联系编辑,QQ:314127396
    鄂ICP备14010913号
  • #